“钱学森弹道”火了!DF-17无人能拦!

首页 > 国际新闻 > 军武次位面
来源:军武次位面 发布日期:2019-10-09 21:28 浏览:29次


DF-17采用的是何种弹道?
▲点击上方音乐,阅读效果更佳
70周年的阅兵,
对于每一位军迷来说,
都是一场饕餮盛宴!
DF-41这种大型原木的粗暴登场,
让全世界感受到了真理的气息。
本来是压箱底的灭国杀器,
无奈却一登场就被DF-17抢了风头!
远看弹头吓死人,近看五对负重轮
外形科幻别致的DF-17,
一经亮相便惊艳众人!
都说军迷都是大猪蹄子
跟DF-17相比起来,
DF-100、WZ-8、Y-20这些装备,
怎么能跟DF-17比呢?
Z-20就更不用提了……


随着DF-17亮相阅兵,
有一个叫“钱学森弹道”的名词,
突然在网上被热传。
 
也许很多人跟我一样,
看完各种解释,
还是理解的不够透彻,
反正只要知道很牛X就完事儿了!
钱老也乳髮
(其实这是在构想超音速客机飞纽约-巴黎的航线)

为了搞懂这个很牛X的理论,
我在网上拼命找各种资料……
果不其然!
网上已经有一些大佬,
把《钱学森弹道理论》扒了出来。
我仔细一瞧这论文,
原来是英文版的!
Emmmm……
你以为我看不懂钱老的论文吗??
我只是看不懂英文罢了~
1948年钱学森在美国火箭年会上,
提出了一种“助推 滑翔”的弹道构想。
准确地说是:
“火箭助推-再入大气层滑翔机动飞行”。
先别急,
等我给你解释……
导弹在发射之后:
先利用火箭助推冲出大气层,
然后再进入大气层,
这与传统的弹道导弹是一样的。
导弹进入大气层之后:
继续进行无动力滑翔。
那你可能会问:
没有动力怎么滑翔?
很简单,
因为导弹是从大气层外面冲下来的,
下降过程中势能转化为动能,
依靠这个动能就可以向前滑翔。
  
所以“钱学森弹道”的优势就很明显了!
这就好比你隔着院墙冲隔壁老王扔石头:
本来你扔的石头是抛物线的,
只要老王看见石头扔过来了,
他就可以轻松躲开!
但如果你这石头走“钱学森弹道”,
那么石头翻过院墙后不会是直直砸下去,
而是会追着老王满院子跑!
如果你扔的这块石头叫DF-17的话,
那它会以每秒钟几公里的速度去追老王!
 
一秒钟飞几公里、
再加上各种拐弯,
老王就算把“萨德”搬过来,
他也防不住你。
 
这几天还有一个词,
跟“钱学森弹道”一同火起来了!
那就是“打水漂”!
网上很多人说,
采用“钱学森弹道”的DF-17,
冲进大气层之后会被弹起来,
接着飞一会儿之后又掉进大气层,
然后再被弹起来!
这就像在大气层边缘“打水漂”一样。
这“打水漂”有什么好处呢?
当然是飞得远了呀~
你朝河里扔一块石头,
原本是会沉下去,
但你要会打水漂的话,
这石头会被水面弹起来弹到对岸去!
 
你可能注意到了一个问题:
“钱学森弹道”后半段,
弹头完全是在大气层内滑翔,
没有被弹到大气层外面去啊~
 
但是我们综合网上的各种消息来看,
DF-17的弹头,
的确是可以在大气层表面“打水漂”的~
因为它那种别致的外形,
不“打水漂”算是浪费了~
那你可能会想:
DF-17有没有可能是“桑格尔弹道”?
“桑格尔弹道”是可以“漂”出大气层的!
 
等等,
啥叫“桑格尔弹道”?
我先来简单说说吧……
我见好多人都说:
“‘桑格尔弹道’是改进的‘钱学森弹道’”,
这明显不对,
因为“桑格尔弹道”是在1930年代提出的,
而“钱学森弹道”的提出是在1940年代。 
德国科学家尤金?桑格尔当时提出,
可以让火箭助推的导弹,
在大气层边缘进行跳跃,
从而增大射程!
简单强调下桑格尔、钱学森的理论之异同:
同:均提出了上升段火箭助推
异:桑格尔强调“大气层边缘跳跃”;
钱学森强调“再入大气层滑翔机动”。
可以看得出,
“桑格尔弹道”所讲的“大气层边缘跳跃”,
更像是我们说的“打水漂”。
但是依照当时的技术,
通过什么办法让导弹实现跳跃?
恐怕连桑格尔也想不明白……

所以我就有了下面的结论:
DF-17很可能是将“钱学森弹道”、
“桑格尔弹道”相结合。
具体来讲,
就是将钱学森提出的“大气层滑翔机动”,
与桑格尔提出的“大气层边缘跳跃”相结合。

尤金?桑格尔
只有这样的弹道才能实现:
以滑翔机动的方式在大气层边缘跳跃,
也就是在大气层边缘“打水漂”!
因此,
有人将DF-17采用的弹道技术称为:
“钱学森-桑格尔弹道”。

每个人都应该铭记钱老的伟大!
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我讲完了?
是不是觉得你也可以自己造DF-17、
去隔着院墙吊打隔壁老王了?
但是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?
究竟要怎样通过滑翔的方式,
在大气层边缘“打水漂”?
你别忘了,
这可是无动力滑翔!

一种高超音速打击武器
可能有人会说:
那不就和水面一样吗?
掉到水面上它就弹起来了啊~
既然石头能压缩水面弹起来?
那弹头不也能压缩大气层表面弹起来吗?
这么想的人不在少数,
但是你想过没有,
这大气层它都是气体呀,
它又没有像水面那样明显的界面,
弹头钻进大气层里连毛也看不着,
怎么能像在水面上那样弹起来呢?
这里就不得不提一种技术,
那就是“驭波飞行”!
也叫“乘波飞行”。
这可以让你“漂”起来!
在1951年,
美国物理学家亨利?艾伦发现,
飞行器在高速飞行时,
会对前方的空气产生强烈压缩,
从而产生一个伞状的激波锥。
传统的弹道导弹采用锥形弹头,
它在高超音速飞行时,
产生的激波锥会罩住锥形弹头,
但是并不会与弹头表面发生贴合。
就像穿了一件大一号的衣服~
由此带来的好处是阻力小,
还能隔热~
因为导弹几乎不与激波接触。
但这种锥形弹头没法产生升力。 
DF-17所搭载的弹头,
就是典型的乘波体弹头。
可以产生升力!
这种弹头下表面平滑,
但上表面呈流线型结构。
看起来像个很短的机翼,
但这原理跟机翼还不太一样~

DF-17的弹头进行高超音速飞行时,
产生的激波会紧贴弹头上表面。
又因为弹头上表面是流线型结构,
气流流过的快,
气压就小,
所以在弹头上方会形成一个低压区。
由于弹头下表面是水平的,
激波就不可能紧紧贴住下表面,
所以就在弹头下方产生一个斜激波,
与弹头下表面形成一个夹角。
因为激波是由高速流动的气体构成的,
所以弹头下方的这个斜激波就是一个低压区,
那么斜激波后方的气流就会向前面移动,
但是这气流会被斜激波波面挡住,
进而积聚形成一个相对的高压区。
这个高压区正是在弹头下方。
弹头上方是低压区,
弹头下方是高压区,
这上下一低一高就形成气压差,
就会为弹头提供升力。
我国去年进行的高超音速飞行器实验
弹头由于气压差获得足够的升力,
同时又因为是别致的流线外形,
受到的阻力小,
所以DF-17所搭载的这种弹头,
它的升阻比就大。
如果它在大气层边缘附近飞行,
那么只要通过气动舵面进行操控,
就可以在纵向机动的过程中,
充分利用激波带来的升力,
愉快地在大气层边缘“打水漂”!

DF-17 其实就是外媒之前猜测的WU-14

所以,
只有将“钱学森弹道”、
“桑格尔弹头”、
“乘波飞行”三者结合起来,
才能让弹头在大气层边缘“打水漂”!
那么“打水漂”这种“花里花哨”的动作,
有什么实际用处呢?
如果能通过纵向机动进行“打水漂”,
那导弹的射程就增大了,
也就足够有余地、有时间,
通过操作气动舵面进行横向机动!
也就是说,
DF-17可以随意进行横向拐弯。
这说明什么?
这说明DF-17采用的是“显示制导”,
就是只知道出发地和目的地,
至于中间怎么走,
那可以想怎么走就怎么走!
或者换句话说,
DF-17出牌毫无规则!
几个月前金灿荣教授曾经提到:
DF-17的搭载了20倍音速的弹头!
虽然从目前来看,
DF-17应该达不到这样的速度。
DF-17射程大概2000公里左右,
属于中近程导弹,
而高超音速的定义是超过5马赫,
所以综合来看,
DF-17的末端速度应该在8马赫左右。
 
横向变轨 高超音速机动,
这意味着在DF-17面前,
任何防御系统都将无可奈何!
-作者简介-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钢雨军事(ID:gangyujunshi)作者:旭日潮阳只为每天给大家提供更多精彩的知识与内容,但不代表军武完全认同此观点。
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