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宜昌鬼事】网吧

宜昌新闻新闻 / 来源:蛇从革 发布日期:2020-11-24 00:40:42 热度:14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【宜昌鬼事】网吧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hbbbs.cc/64697-1.html
相关话题:宜昌鬼事
#宜昌鬼事# 【宜昌鬼事】网吧


中篇:《网吧》是《宜昌鬼事》系列收录的灵异事件,演绎为短篇故事。
主要内容:
龙三:网吧网管。
值夜班的网管总是要比常人多看到一些东西的。
看了就看了,别太好奇。
“千万不要在网吧里看恐怖片。”
这句话是一个我认识的网管给我说的。这个网管叫龙三,只上过初二。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十八岁,可是他已经干网管干了三年了。他搞网络的水平很高,跟他的学历完全不符。
他自己设计的网页,很不错,让我觉得自己读书都是扯淡。我到现在上网都只会上QQ、看网页。
龙三喜欢上夜班。夜班比白班轻松,晚上十二点一过,门一关,网管睡觉也可以,自己打游戏也可以,泡妹妹也可以。不用跟白天一样,那么忙。
还有一个原因,是龙三很愿意上夜班的理由,网吧里包夜的时候,龙三可以看见很多奇怪的事情。大部分事情都是些小插曲。比如看A片的情侣亲热、玩劲舞的男生偷偷记旁边女孩的网名、真情侣各自在网上结婚,在网吧见面,发现仍然是彼此。。。。。。。这些无关紧要的趣事。
只有一件事,龙三不觉得有任何有趣。他很对那个事情一直耿耿于怀,甚至发生后的一段日子里,他曾拒绝上夜班。
有一个钢琴曲很出名,早在网络普及之前,我就听说过这个曲子。这首曲子出名的地方不是因为它的曲调优美、旋律婉转。而是它的诡异。我想大家看到这里大致也知道是那个曲子了:
《黑色星期日》
说实话,我也忘了是《黑色星期日》还是《黑色星期五》,这个能把人听死的音乐,我想,谁都不想对它保留太深刻的记忆。辜枉就把它当《黑色星期日》吧。
这个曲子,如果有人还不知道来历,我就画蛇添足地说一句,一句就够:我当年看的报纸上的文摘说过,听过这个曲子的人,很多自杀了。
龙三上班的那个网吧,那段时间,有个十几岁的小孩子,一到晚上一两点的时候,就在网吧放这个《黑色星期日》,那时候的网吧条件简陋,没有耳麦,都是一个小音箱在桌子上搁着。一些没道德的人,看A片也不关声音。
那十几岁的小孩子每个晚上就放那个鬼曲子。后来更甚,不仅是曲子,还有个女中音在里面阴郁地唱歌剧。少年人恶作剧地把音量放的很大。
很多人不知道这曲子的来历,就是听着瘆得慌。知道来历的,就大骂那个少年,说他翘死(宜昌方言:找茬、犯贱)。少年就笑,不以为意,仍然继续,只是把音量调小点。
这声音也怪,那少年虽然把音量调小了,可在网吧嘈杂的CS和传奇的声音中,一点都没有湮灭的意思。仍然直直钻入每个人的耳朵。
龙三总觉得,这样会出事。他每晚都听,时间长了,他的隐忧在一点一点积累。但总不能用这个莫须有的理由,干涉那少年吧。
那天是个夏夜,天气闷热。网吧里没有空调,就是两个大电扇一前一后的扇着。有的男人干脆打赤膀上网。
可是一个女孩老是不听地向龙三抱怨:网管,好冷,你把空调关了。
龙三听了女孩的话,心里想:这姑娘儿是不是有毛病哦。就对女孩说:“我们没得空调,只有电扇。”
女孩说:“那你把电扇关了。”
旁人听了就不同意:这么热,还要关电扇,要不要人活啊?
龙三不搭理女孩,女孩也没再要求了。龙三坐在收银台后面,看了女孩一眼,好奇怪:那女孩浑身在发抖,还下意识的用手扯紧衣服。果然是很冷的样子。不仅如此,那女孩的穿着,还真不像夏日的穿着。旁边的女孩基本上都是吊带裙了,或是小短裤。就这个女孩还穿着长袖体恤和牛仔裤,当然这个穿着也不算太过分,在人群中,不仔细看,也不扎眼。比较扎眼的几次,是女孩戴个口罩。当时非典结束不久,虽然瘟疫已经过了,街上戴口罩的,并不鲜见。
龙三看着女孩穿的这么厚(相对旁人而言),还做出这么怕冷的动作。又的确不是在不是在做假。有点奇怪。
龙三好奇心起,悄悄走到女孩的背后看个究竟。看了就释然:原来这女孩在看一个恐怖片。日本拍的。龙三看里几分钟,已经是恐怖片的结尾部分:那个女孩在一个白雪皑皑的山顶上,被营救人员救出。可是很奇怪,这个恐怖片,没有声音。龙三就纳闷了:一个恐怖片,竟然恐怖到如此境界,连声音又没有,就把女孩吓成这样。
龙三正想着,那个少年又把《黑色星期日》的歌剧又放出来了。质量低劣的音响又发出那阴森森的音乐,一个低沉的女中音用听不懂的外语唱着怪异的歌曲,声音忽高忽低得不稳定。一听到这音乐,龙三身体不由得打了个激灵。
第二个晚上,那女孩仍旧坐在那台电脑上看电影。仍然是恐怖片。看得入神。还是喊冷。这次龙三去看那女孩看的到底什么片子。刚好就看到恐怖片开头,一架飞机在雪山顶上失事,有五六个幸存者。龙三马上就能确定这片子是女孩昨晚刚看过的那部。因为那个雪山的背景和昨晚的一样。女孩还是没有把音响打开。龙三就有点好笑:明明害怕,连声音都不敢开,却还是要看,还连续看两遍。
隔了几日,那个女孩又来了,天气更热,可女孩穿得更多,竟然穿了件薄羊毛针织衫来上网。女孩开始还安静,可上了一会,就开始叫龙三关电扇。龙三心想,这个女孩是不是又在看恐怖片,走过去一瞧,果然是。
可是仍然是那部恐怖片,龙三看到电影里,一个女孩的鲜血在雪地里流淌。
隔几日,女孩又来,又隔几日,又来。。。。。。。
一次比一次穿的多,但每次只多穿一点而已。后来,龙三看见竟然看见女孩在衬衫袖口,露了一小截保暖内衣袖子出来。
龙三在给我讲到这里的时候,我就笑龙三,当网管就是好啊,大大方方的偷窥别人。
龙三却笑不出来,因为他发现,女孩每次来,看的恐怖片都是同一部。而且女孩从不放声音出来。虽然不放声音,但旁边的那个少年每次放《黑色星期日》的时间也很巧,就是在女孩看恐怖片的时候开始放。
龙三在一个白班,专门做到女孩的电脑上,把女孩看了十几遍的的电影,点击出来看了,很好找,打开搜索器的收藏夹就很醒目的名字:《雪山怪谈》。龙三胆子也不算大,比不上那女孩的胆子大,他不敢半夜三更看恐怖片。
龙三把《雪山怪谈》硬着头皮看了一遍。的确很恐怖,情节不复杂,大致如下:
飞机在雪山顶上失事,幸存者有两个女孩四个男人。两个女孩是好朋友之外,其他的人都互不相识。其中一个女孩脚踝骨头断了,走不成路。
六个人不能在严寒中的飞机里等死啊,就一起商量了离开这个山顶。一个做记者的男人还大致确定了所在方位,并弄出一张地图,说离这里十几里的地方有个小木屋,是守山人留下的,肯定有食物和火种,和取暖物品。
于是大家就上路了,可是走了没多久,因为高山反应很厉害,六个人体力很差,气温很低,零下几十度,漫天漫野的大雪。风猎猎的吹。山路也非常难走。
四个男人相续放弃了背负受伤女孩,想把受伤的女孩遗弃在雪地里。可是另一个女孩不答应,这是她好朋友啊。在四个男人不再援助的情况下,女孩背着自己的好朋友,又勉强走了一段路。四个男人开始抱怨,女孩拖累他们的前行速度了。照这么下去,所有人都要冻死。
五个人于是把受伤的女孩晾在一边,开会讨论。四个男人分别用现实的理由,说服女孩放弃她的朋友。
受伤的女孩知道,他们在商量是否抛弃自己。在几米外苦苦哀求,不要扔下自己。受伤女孩凄惨的叫声和风声夹在一起,很无奈。
最后大家又开始上路,女孩神情坚定的背起受伤的朋友,走了几步,犹豫一会,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那个方向,四个男人用手在雪地里刨了个雪坑。
受伤女孩绝望的哀求自己的好朋友,可是没有用。女孩实在没有力气背着她在大山的雪坡上行走。受伤女孩被放进雪窝,只露了头出来。她向自己的朋友哭着,哀求着。
抛弃朋友的女孩,也在哭,看着朋友不停地说:对不起对不起。
五个人扔下受伤女孩。不顾受伤女孩的哭求声埋没在风声中。
五个人走了很久,终于找到那个记者在地图上标注的小屋。一个很简陋的小屋,有毛毯,但没食物,也没火种。
五个人安顿了一会,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就又良心发现,回头去找那受伤女孩。还带了一把铁锨。当他们找到掩埋在雪地里的受伤女孩,那女孩还没断气。受伤女孩看见他们了,还说了几句话,随后昏迷。他们用铁锨挖雪,想把她从雪地里刨出来的时候,很困难,雪凝结了。挖雪的男人一失手,把女孩的脖子给斩断。。。。。。。
五个人又回到了小屋。气温还是很低。其中的一个老者提议,为了节省体力,大家睡觉,但不能睡太长时间,不然有可能就一睡不醒。所以始终轮流一个人清醒,五分钟叫醒下个人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每当一个人醒来,就发现有一个人已经死去。。。。。。。
最后就那女孩一个人了,她又害怕又愧疚,无助地等待好友的报复,死亡的到来。。。。。
一个白色的手臂死死抓住她,女孩尖叫着挣扎。。。。。。
可是抓她的是营救人员的。影片结束,背景退后。
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屋,女孩和四个尸体所在的位置,就是掩埋受伤女孩处在的雪地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龙三看到这里,突然电影的结束音乐消失,身后一阵恐怖的音乐响起,又是那个《黑色星期日》,龙三差点吓破了胆,把那放音乐的少年一顿臭骂,把他赶走。
少年刚走,那个喜欢看恐怖电影的女孩又来了。这次这个女孩穿的很少,不再是怕冷的模样,一身洁白的吊带裙,肩膀都露在外面。女孩跟往常一样,仍旧看那部电影,可是这次,电影的声音开了,而且声音很大 音响效果很好。
龙三看见女孩穿成这个样子,其实很漂亮,就忍不住搭讪,问女孩为什么每次都看这个电影。
女孩很轻描淡写的说:“我喜欢看啊。”
龙三没话找话,“那为什么以前不开声音呢?”
 “我每次都开了声音的啊,你什么耳朵哟。” 女孩嘻嘻的笑,“不放声音,有什么看头,开了声音才好看撒,不信你听。。。。。。”
女孩的话音刚落,电影的音乐突然就变了,变成了《黑色星期日》的歌剧声。龙三大赫。可女孩好像没受什么影响,不理会龙三了,依旧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。
女孩之后个把星期没来了,她最后一次来,就是穿得很漂亮,而且是白天来的那一次。龙三一方面想认识那个女孩,一方面也觉得女孩身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,他很想弄清楚。
于是他坐在那个电脑上,很快调出那女孩的QQ,并且很容易的把密码破解,这对他来说,实在是小菜一碟。
龙三上了女孩的QQ。一看有好多好友在线。可是没人跟女孩的QQ讲话。好几十个好友,没一个人跟女孩的QQ打招呼。这情景实在是太古怪。
龙三忍不住了,给好友栏最上面的那个发了个拥抱的表情。
隔了好久,回复了一条:“你。。。是谁?”
龙三这才看了看女孩自己的QQ名,回复过去:“我是冰晶小草啊。”
那个好友,没再回复,头像变黑,下线了。
龙三不死心,又给另一个好友发消息:“你好啊。你在干嘛?”
这次回复快点,但和第一个好友一样的话:“你是谁?”
龙三还是打出:“我是冰晶小草。”
那个好友也下线了。
第三个好友更怪,龙三刚发消息,那好友就下了,根本就没回复。
龙三百思不得其解。本来他想冒充冰晶小草,和她的好友聊天,套出女孩的一点真实身份和背景的,可没想到是这个场面。
龙三不死心,打开冰晶小草的个人资料栏。
龙三看了,身上的寒气把全身笼罩。资料信息个人说明上写的是:
“我将要去的那个世界,会不会有灿烂的阳光。”
龙三身上冰冷彻骨,正在没道理处。突然“滴滴”的声音响了,龙三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,却是有个一个好友主动发了消息过来:
“小草,哈哈,你还在么。”
龙三不敢回复。
“滴滴”好友又发消息过来:
“他们都好坏,欺负我在深圳,都骗我说你死了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“滴滴”声:
“你的病好些没有啊?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“滴滴”声:
“最坏的是绵绵,说你在7月2号死了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
“滴滴”声:
“我真的被她骗到了,还哭了一场哦。”
。。。。。
“滴滴”声:
“你不会笑我吧,谁叫我从小就爱哭,不像你这么坚强。”
。。。。。
“滴滴”声:
“生了这么重的病,还这么乐观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
“滴滴”声:
“你怎么不说话。。。。。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龙三已经吓的不敢动了,那里敢打字。
那个好友的头像隔了一会,也变黑了。
龙三倒班是有规律的。所以他记得住自己每天上班的日子。更何况,那女孩来看恐怖电影的时间离现在并不远。
今天是7月12号;女孩最后一次晚上来的时间是6月31号;女孩最后一次白天来,也就是离现在最近的那一次,是7月5号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这个事情还没完。
过了一个月,那个喜欢放《黑色星期日》的少年又来了,这次他没放那个鬼音乐。一门心思的打传奇。少年被龙三骂过,肯定是不愿意再来网吧上网了。
可这次是一群人在一起,没办法他们这个团队要集体守沙巴克城,所以约好了在一个网吧,大家有个照应。那个少年很巧,就坐在了冰晶小草那个固定的电脑位置上。
这群小伙子在网吧里大呼小叫,杀的喊声震天。电脑的小音箱,都是战士互砍,道士下毒,法师加血,人死了怪叫的光怪陆离的游戏配音。
这时候,一个小伙子在喊:“李亮挂了,李亮挂了。”
旁边的人就喊:“,爆了多少装备啊!”
又有人接着喊:“没事,我给他一套幽灵战衣,三眼手镯。”
有人也喊:“我有还有白金戒指和龙纹给他。”
那个最先喊的人声音喊得有点竭斯底里“李亮挂了,真的挂了。”
旁人还在奋战中,“瞎叫个什么,我都挂了好几次了。”
坐在李亮身边的那个小伙子大声哭起来:“他。。。。。是真的挂了。。。呜呜。。。。”
龙三当时正在修电脑,听到这里,连忙从桌子后面窜出来,他看见那个喜欢放《黑色星期日》的少年,正直挺挺得趴在键盘上。口吐白沫,李亮的朋友正在用手指探李亮的鼻孔。
“啊——李亮死啦——”
出大事了。
网吧里乱成一团,只有龙三注意到,李亮头前的电脑根本不是传奇的游戏场面,而是《雪山怪谈》那部恐怖片,音乐却是《黑色星期日》。
希望开在医院旁边的网吧老板不要怪我在这里瞎说。
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