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文观止》第29讲 | 《黄冈竹楼记》: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

黄冈新闻新闻 / 来源:严鼎中学语文 发布日期:2020-11-24 20:33:40 热度:17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《古文观止》第29讲 | 《黄冈竹楼记》: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hbbbs.cc/64749-1.html
相关话题:黄冈竹楼记
#黄冈竹楼记# 《古文观止》第29讲 | 《黄冈竹楼记》: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






王禹偁




黄冈竹楼记





黄冈之地多竹,大者如椽,竹工破之,刳去其节,用代陶瓦。比屋皆然,以其价廉而工省也。
 
子城西北隅,雉堞圮毁,蓁莽荒秽,因作小楼二间,与月波楼通。远吞山光,平挹江濑,幽阒辽夐,不可具状。夏宜急雨,有瀑布声;冬宜密雪,有碎玉声;宜鼓琴,琴调和畅;宜咏诗,诗韵清绝;宜围棋,子声丁丁然;宜投壶,矢声铮铮然。皆竹楼之所助也。
 
公退之暇,被鹤氅衣,戴华阳巾,手执《周易》一卷,焚香默坐,消遣世虑。江山之外,第见风帆沙鸟、烟云竹树而已。待其酒力醒,茶烟歇,送夕阳,迎素月,亦谪居之胜概也。
 
彼齐云、落星,高则高矣;井幹、丽谯,华则华矣。止于贮妓女,藏歌舞,非骚人之事,吾所不取。
 
吾闻竹工云:“竹之为瓦,仅十稔。若重覆之,得二十稔。”噫!吾以至道乙未岁,自翰林出滁上,丙申移广陵,丁酉又入西掖,戊戌岁除日,有齐安之命,己亥闰三月到郡。四年之间,奔走不暇,未知明年又在何处,岂惧竹楼之易朽乎?后之人与我同志,嗣而葺之,庶斯楼之不朽也。咸平二年八月十五日记。






解说文稿





黄州并不知道自己将在北宋时迎来两位尊贵的客人。这两位客人的尊贵不在其表面权势,而在其内心品质。一位是苏轼,在这里留下了千古绝唱《赤壁赋》,另一位是早在苏轼以前的王禹偁,他在黄州留下了可被后人视做心灵栖息之地的小竹楼,以及文学名篇《黄冈竹楼记》。
 
王禹偁是个直肠子,《宋史》记载:“禹偁词学敏赡,遇事敢言,喜臧否人物,以直躬行道为己任。”公元997年,刚即位的宋真宗把王禹偁召回京师,从而结束了他的第一次贬谪生活。但是,王禹偁依旧直言敢谏,不畏权贵,跟宰相张齐贤、李沆产生了深刻矛盾。所以时隔一年,正当千家万户送旧迎新、京城内外爆竹声声的大年三十,王禹偁再一次“拜受”了贬官诏令。第二年暮春三月,他怀着无限怅恨离开开封。公元999年的中秋佳节,身在湖北黄州的王禹偁,眼望着溶溶月色,禁不住千思万虑涌上心头,奋笔写下了此文,表达了他遭贬之后恬淡自适的生活态度和庄重自持的思想情操。
 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竹子深受大众、特别是文人的喜爱,成为喻理明志的寄托。文章一开始就从黄冈多竹、竹之可用、破竹建屋入手,为什么要把小竹楼造在这里,作者只说了两点,即这是块荒地,并且与月波楼相通,但从后文看,实际上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因素:其一是居高临下,视野广阔,足以阅尽黄州的山光水色。其二是客观环境的破残和荒凉,恰恰适应了作者惆怅和落寞的思想感情,这两点作者没有明说,但细读后文,就能体会出来。
 
小竹楼用料节省,成本低廉,全部就地取材,以竹为料。地段也不好,是黄州城西北角一个荒草丛生,掩盖了断壁颓垣的角落。真的有那么差吗?等王禹偁一番整顿后,小竹楼既可登高远眺青山蒙蒙,又可俯身以望月撒江波,噫!非地之有贵贱繁荒之别也,唯主人之心异也!小楼成了王禹偁的乐园,春宜,夏宜,秋宜,冬也宜,读书宜,作乐宜,弈棋宜,投壶也宜。公事毕,家居于此,在竹楼的尺寸之地,可阅千古世事,万里风光。谁说不是每一个读书人心之所向的仙居?广厦如何,华殿又如何,都不如这竹楼,可安置每一刻纯净的心。



文章详解





黄冈之地多竹,大者如椽,竹工破之,刳去其节,用代陶瓦。比屋皆然,以其价廉而工省也。


【注释】
黄冈:今属湖北。
椽(chu?n):椽子,架在屋顶承受屋瓦的木条。
刳(kū):削剔,挖空。
陶瓦:用泥烧制的瓦。
比屋:挨家挨户。比,紧挨,靠近。


【译文】
黄冈地方盛产竹子,大的粗如椽子。竹匠剖开它,削去竹节,用来代替陶瓦。家家房屋都是这样,因为竹瓦价格便宜而且又省工。



椽,是古代木质建筑中承受屋顶重量的重要支柱,一般需要非常粗大的木柱,在这里是说黄冈这里的竹子很粗大,是上佳的建筑材料。因此,这里的人家房屋都是用竹子建成的,是看中竹子的价格便宜,做工还简单,省时省力。


子城西北隅,雉堞圮毁,蓁莽荒秽,因作小楼二间,与月波楼通。


【注释】

子城:城门外用于防护的半圆形城墙。
雉堞(di?)圮(pǐ)毁:城上矮墙倒塌毁坏。雉堞,城上的矮墙。圮毁,倒塌毁坏。
月波楼:黄州的一座城楼。
【译文】
子城的西北角上,矮墙毁坏,长着茂密的野草,一片荒秽,我于是就地建造小竹楼两间,与月波楼相接连。



月波楼是宋代的名楼,现在位于黄冈市西,也叫汉川门,俗称西门,跟东坡赤壁比邻。站在古城墙上,前可见长江奔流不息,右可观东坡赤壁,里面的亭台楼阁尽收眼底。宋代词人辛弃疾有一首《水调歌头?和马叔度游月波楼》,据说写的就是这座楼。
 
不过,月波楼名声在外,可作者为自己搭建的竹楼可不算豪华,甚至有些寒酸。在郊区,四周一片荒凉废墟,遍地野草,可见作者被贬到黄州后并不受当地重视,只好住在这样的地方,还要自己盖房子,其心中苦闷已经初露端倪。


远吞山光,平挹江濑,幽阒辽夐,不可具状。


【注释】
吞:容纳。
濑:沙滩上的流水。
幽阒(q?)辽夐(xi?ng):幽静辽阔。幽阒,清幽静寂。夐,远、辽阔。
【译文】
登上竹楼,远眺可以尽览山色,平视可以将江滩、碧波尽收眼底。那清幽静谧、辽阔绵远的景象,实在无法一一描述出来。



从这里看来,作者心态还不错,虽然近处的环境稍显荒凉,但放眼望去,景色开阔静谧,山色、碧波尽收眼底。一连四句骈句,能看出王禹偁心中的欣喜和陶醉。


夏宜急雨,有瀑布声;冬宜密雪,有碎玉声;宜鼓琴,琴调和畅;宜咏诗,诗韵清绝;宜围棋,子声丁丁然;宜投壶,矢声铮铮然;皆竹楼之所助也。


【注释】


丁丁(zhēng):形容棋子敲击棋盘时发出的清脆悠远之声。
投壶:古人宴饮时的一种游戏。以矢投壶中,投中次数多者为胜。胜者斟酒使败者饮。
助:助成,得力于。
【译文】
夏天宜有急雨,人在楼中如听到瀑布声;冬天遇到大雪飘零也很相宜,好像碎琼乱玉的敲击声;这里适宜弹琴,琴声清虚和畅;这里适宜吟诗,诗的韵味清雅绝妙;这里适宜下棋,棋子声丁丁动听,这里适宜投壶,箭声铮铮悦耳。这些都是竹楼所促成的。


读罢这段话,我才终于明白:所谓品质生活,其实与金钱和物质并无关系,重要的是心态和雅趣。你看王禹偁,在一片荒凉中建起这样一座简陋的竹楼,却独得至纯至雅的乐趣。原来,生活中最美好的享受往往是免费的。雨落竹瓦,雪吻窗棂,琴音灵动、诗韵悠悠,落子清脆,矢声铮铮。这些极为日常的声响,在竹楼的天然声场中却荡漾出纯净悠扬,好一派生活的大欢畅。我突然想起了知堂老人的一句话:“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三二好友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。”
 
再细细品读,我的眼前好像又浮现出《红楼梦》中林黛玉的住所:潇湘馆。印象中潇湘馆是大观园中最静雅的庭院,栖息于那竹影参差、苔痕浓淡的自然色调中,绝不亚于“烟雾之中、星点之下、月影之侧”的空中楼阁。室内俨然是一间清气飘然、书香四溢的精致书房(所以当今有个潇湘书院)。书卷上墨香轻飘、字画生动,一股诗意闲雅的情致盎然于其间;案上一把古琴孤零卓绝,恍如上天所降之物,不染凡尘,大概正是为那悲凉、凄美的《葬花词》所生;窗上糊着银红色的霞影纱,和着窗外“凤尾森森、龙吟细细”的竹林组成了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图画;黛玉还常常隔着纱窗调逗月洞窗外钩架上的鹦鹉,教它念自己所喜爱的诗词。满屋内荫荫翠润、几覃生凉;窗外彩鸟,窗内玉人,令人如痴如醉。身处此境,个中乐趣可与王禹偁共品。
 
受王禹偁影响,后世的语言大师余光中,也在散文中洒下阵阵细雨: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,由远而近,轻轻重重轻轻,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,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,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。
 
所以你看,即便时光流转,悠悠千年,但人心底对美的极致追求,从未改变。这是不是也在提醒着那些试图用金钱和物质去“购买”和“堆砌”雅趣的人们,是时候静下心来,读读古人,慢下脚步,去重新思考生活的意义呢?


今日录音环境嘈杂,敬请谅解!




严鼎中学语文荣誉出品
文稿 | 严鼎
音频 | 严鼎
排版 | 张金香
统筹 | 孟滕玲 张金香
……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