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湖北论坛

查看: 60|回复: 0

世界上30年了!武穴大金“地坛大姐”种植向日葵的生活

[复制链接]

8

主题

8

帖子

36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6
发表于 2020-8-8 11:4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文章来源:

妹种摆地摊

武穴市大金中学 周艳霞

2020年,当“地摊经济”火遍全国时,摆地摊的妹种大姐却说生意不好做了,卖了七八年的中老年服装,由于疫情,严重囤货,生意大不如从前了,她和老公合计着改做其他的小生意了。做了近30年的小生意,到各地摆过小地摊,她也算是一位资深的地摊姐了。

街坊邻居都喊她的小名“妹种”(四个哥哥只有她一个妹妹),大名宋保云鲜为人知,有一回她家鹏哥半夜站在门口扯着嗓门喊:“宋保云,开门!……”一条街都可以听见;她会喊鹏哥“姓吕的”。我喊我家老王遭她嫌弃过,说不能喊“老”字,会把人叫老的,他们明明比我们大,我笑笑不以为然,妹种的心态永远年轻。

2007年春夏,我家正在建房子,同年我们这里开始修水泥路。以前只要下几天大雨,黄泥路就成了坑坑洼洼地黄泥凼,人都寸步难行,更别说车子了。那时候这条路上的房子基本规划好了,由于好些个街坊常年在外打工,平时常住人口并不多,比较冷清。对面有一家房子建起来五年多了,还没有装修,一楼只装了一个镂空的不锈钢拉闸门,外面的人一眼望个“噜噜通”,可以直接看到后面的窗子。房子空荡荡的,门可罗雀,里面有两堆散开的沙子和小石子,角落里还躺有一小垛蜂窝煤,坍落在地上的三两只煤球已经碎得不成样子,偶尔有一只野猫从里面蹿出来。

“这家人出去躲计划生育了,没钱装修,听说要卖房子。”有深谙世事的邻居发布消息。

“真有此事?我打听打听,我家有亲戚想买房子。”

“没影的事,他们在东莞发财了,准备在杨山翻建老房子嘞,不久就要回来装修房子了。”

众说纷纭,我希望最后听到的是真实的消息:建一座房子这般劳力伤神的,他们怎么会舍得卖呢?

2017年冬天我们忙着装修新家,无暇关注对面房子的去留问题。2018年秋天,一辆“钱江125”摩托车“突突”停在对面,骑车手是一位女子:短发,墨镜,皮夹克,牛仔裤,小皮靴——飒爽干练的“朋克”装扮让我眼前一亮。那时骑单骑摩托的女人不多,骑“125”的女人特别引人注目。她带来几个装修工人,交代一下,摩托车“嗵嗵”一溜烟儿的离开了,来去一阵风,我终于见到了对面房子的女主人了。

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因为家里两位老人需要照顾,三个孩子都要上学,对面的一家人回来了。夫妇俩摆摊儿卖早餐:葱花饼,炒粉,纯手工老面馒头、花卷,现磨的热豆浆……早餐摊儿花样繁多,我最爱他们家的老面馒头,像海绵一样松软细腻的,有浓郁的奶香味。印象里只有武穴师范食堂里的馒头才有这种味道。那年夏天我家城里的大侄儿回来了,平时都嚷着最爱进口零食的小家伙,晚饭后散步回来一口气吃掉了五个刚出笼的大馒头(我都可以吃两个)。多年后他在国外跟我聊天,笑谈最想念我家对面的馒头,可惜妹种家早不卖馒头了。

做早餐比较辛苦,每天下午4:00鹏哥开始和面、揉面、做馒头、蒸馒头;妹种为豆浆、葱油饼、炒粉准备原料。馒头,花卷要到晚上8:00才完工,其他准备工作做到晚上11:00;凌晨3:00又要开始工作了,做好早餐,妹种负责给附近的工地工厂送外卖,鹏哥在十字路口摆摊做生意了,三个孩子放假也可以帮忙打杂。馒头,花卷每天供不应求,炒粉、葱油饼要现做现卖,两个人一直要忙到上午10:00,空了妹种就去附近村垸帮人做酒席,鹏哥帮山里人伐树,还要打理屋后的几块小菜地……他们起早贪黑地一刻不停地做了3年早餐,生活像打仗一样,鹏哥腰椎不好,终于考虑改做卖衣服了。

百金买屋,千金买邻。我和老王打心眼地佩服妹种夫妇,我不只一次地说我们养一个孩子就这样吃力;他们很辛苦,却养了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。一个屋子里的笑声最能体现一家人的幸福和快乐。他们做早点的日子的,我每天隔着一条街都清晰地听到他们家锅碗瓢盆交响曲:鹏哥揉面“嘭嘭嘭”,蒸馒头“呼呼呼”(辨不清是蒸笼的蒸汽还是灶膛里火在燃烧),豆浆机的“隆隆隆”,妹种剁葱花“咚咚咚”,还有暮色里妈妈唤儿女吃饭声……声声入耳,这是我闻到的最暖最美的烟火气息。“吕蒙~~~吕品~~~吕朵~~~!”不管多忙多累,妹种的女高音一律清脆悦耳,蕴含着浓浓的香甜,连名带姓的喊孩子都是多年在外漂泊的习惯。我疑心这三个名字是字典里最美的文字,我喜欢“朵”和“品”的诗意,妹种的逻辑让我忍俊不禁:“朵”是躲着生的;老王调侃“吕品”表明一家子“五口人”齐了。总之,我喜欢妹种家儿女成群的快意人生。

2012年,妹种报考驾照,买了一辆“东风小康”的面包车,改卖衣服了。平时我们都各自忙,难得闲下来就坐一起侃天。夏天在我家门口纳凉,冬天到她家火炉边烤火。几个女人一台戏——

“当年差点卖房子,突然又回老家建了一幢新房,还装修了这个新家,说说你是怎么一夜暴富的?”

“嘿嘿,卖气球啊。”

“你骗谁呢?卖气球两年赚十几万?”

“春节期间一天可以赚小一千呢!”

“好呀,啥时候带我去卖气球?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小地摊儿,大学问。

“宋煜的‘生意精’怎么看上山里旮的鹏哥呢?”

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啊。”

“我当年可是温州一个电子厂的主管呢?月薪八九百(九十年代可是高薪)!”鹏哥忍不住吐槽。

“切,你工资是高,反正我没花过你的一分钱。我一辈子都是自己赚钱自己花的。”

“还不是你死活不肯去温州打工,我才跟你一起摆地摊儿的。”

“说说你是如何把一个工厂主管拐走摆地摊儿的吧?”

勒马回头,杨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,村里有一个典故,过去父辈相亲,被媒人问起家里有几亩田地时,机灵的小伙子会敞亮地回答:“门前有三斗(三亩),屋后有斗三(一亩三)。”木已成舟,新媳妇才搞清楚状况:“门前有山陡,屋后有陡山。”名副其实的“山旮旯”。宋煜垸交通便利,现在都是苏垴社区了,我们这条路属于苏垴社区。我们都乐呵呵地说,杨家山的鹏哥终于是嫁到苏垴街了。

1991年,19岁的妹种单枪匹马闯武汉了,在一家上海人屋里做保姆。主人对她烧的一手好菜赞不绝口,却又抱怨她大手大脚的不会节俭。做满一年,无论主人家怎么挽留,妹种义无反顾地去摆摊了,而且还带上村里的亲友团一起进军武汉摆摊卖菜了,这也是她做保姆时瞄准的商机。

1994年,妹种结婚了,带着鹏哥武汉江汉后九万方卖葱油饼,鹏哥武汉东莞两边跑。

1996年,有了大女儿吕蒙,夫妻俩在江汉高家台卖鞋子。女儿跟着父母一起风餐露宿,纸箱子是孩子的摇篮,顾客找鞋子会翻出一个像猫咪一样的小女孩都乐了;城管来了,一岁多的蒙蒙抱着一只鞋子趔趔趄趄地跟着父母跑……居多艰辛,却成了一家人温馨的记忆,岁月如歌,说起这一段,夫妻俩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,乐不可支,选择快乐是幸福人生的高级密诀。

1997年一家人回到家乡,鹏哥在石佛寺镇开了一家电维修部。由于亏损,1998年,鹏哥又回到了东莞虎门,他想妹种跟他一起外出打工,妹种尝试过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2000-2003年,妹种单干,一个人在原大金高中门口开一间快餐店。兼顾一边带大女儿上学,一边造房子。快餐店的生意非常忙,她只请了一个洗碗工,有时候一顿饭都要煮50斤大米,炒菜的工作量难以想象,这种艰辛和劳累也是我没法用语言形容的。

2004年生吕朵,妹种再一次离开自己的根据地,跟着鹏哥去了东莞虎门,住在北栅鹏哥的工房。2005年怀吕品,她像个袋鼠妈妈,挺着大肚子,拖着小女儿,仍然在做自己的小生意,一家人要生活啊。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不要停下来,唯一对小女儿感到歉疚,为了忙生意,大女儿送幼儿园,常常把一岁多的吕朵独自一个人放在工房里。家里养一只小猫咪,说来也怪,那只猫通人性,吕朵喜欢亲猫咪,每天搂着猫咪一起睡觉,如果有外人进来,猫咪就会凶人咬人,邻居们都不敢进她家。批发市场离住的地方不远,但扛货件要上下楼,为了省钱,她从来没有请搬运工,都是亲历亲为。期间她卖过菜,卖过儿童玩具、餐具、奶瓶,女人的小饰品,豆浆机……周边的居民需要什么,妹种就贩卖什么。鹏哥白天在一家酒楼做电工,晚上就回家帮妹种摆地摊。大大咧咧的妹种只负责进货摆摊收钱,吆喝着招揽生意的却是粗犷豪放的鹏哥:

“过来看嘞过来瞧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嘞!”

“清仓大处理,物廉价又美啊!”

“豆浆机啊真正好,大豆水果都能搅,豆浆加果汁,维生素一样不能少;黄瓜番茄汁,美容补水包你不变老!”

“瓜刨子刨皮不断线,想要多长有多长,从北京连到沈阳!”

……

愣头青鹏哥平时不苟言笑,做起生意来却一套一套的,信口拈来,自编自导,各种顺口溜一溜顺。妹种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春节期间卖气球,一大早夫妻俩兵分两路,各自骑着电瓶车跑到50里外的地方卖气球,飘摇在空中的气球大过年的也可以卖个好价钱。有一次,妹种两个小时不到就卖掉了一百多只气球,她回到家里偷偷地数着一张张五块十块的小票子,那天的营业额着实让自己吓了一大跳。她正要给鹏哥汇报惊喜时,鹏哥却大煞风景。

“姓吕的,我已经到家了,你的战况如何?”

“这么快?你的气球不会都飞了(这事时有发生)吧?……”

“我把气球都变成钞票了!你就加油干吧!”

卖气球鹏哥根本不是妹种的对手,妹种在贩卖自己的快乐。

这些年,他们送走了家里的两位老人,养大了三个孩子,鹏哥这两年也去村委会工作了,再苦再难一家人都和和美美。那个在武汉出生的大女儿吕蒙毕业于长江大学,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当护士。孩子很有志气,刚毕业的时候就跟妈妈承诺,说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在武汉买房子;妹种成功地让女儿移民到自己开启梦想的城市,非常完美地缔造了一个莫比乌斯环,令人欣慰。疫情期间,孩子半年都没有回家,武汉中心医院形势十分严峻,我们都在为她们担忧。妹种在微信里一直都在鼓励孩子要坚强,要保护好自己;孩子蛮懂事,工作的难只字不提,只说特别想吃妈妈种的青菜。妹种每天都站在阳台上大声喊话,问左邻右舍需不需要她种的菜,我们都没少吃她送的菜。我在家里听到了,就跟老王说妹种又想女儿了。我们也不敢多问,有位大姐问起她时,她笑着关上了门,眼睛红红的。除了暗暗祈祷一切安好,我的安慰苍白无力。还好,吕蒙安然无恙地度过了难关,女儿的“英雄勋章”里饱含妈妈的心血啊。

这些年我都没少领她家的福利,除了菜园子里家常菜,还有她亲自制作的各种家乡特色美食:卷鲜、梅干菜、萝卜干、腐乳、麦子酱、黄豆酱……她心灵手巧,乐善好施,她做好吃的,我负责品尝;我们都喜欢养花,她家院子里有什么好看的小花,一准儿要挖几棵送给我。她的热情是我无法拒绝的,我无以为报。她偶尔遇到困难征询意见的的时候,我会给予一些精神的鼓励,仅此而已。就像这次她说想改做其他生意时,我第一个拥护她。

我的街坊妹种像太阳花一样摆了30年的小摊,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一道明媚阳光。冬天早起是低血糖症候群最大的梗,但每天凌晨四点我只要听到了妹种出车的声音,我的起床气瞬间消散。“又是你的面孔,带给我是笑容……因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,天黑时我们仰望同一片星空。谁说辉煌背后没有痛苦,只要为了梦想,不服输再苦也不停止脚步。”(《没有什么不同》)人生如歌,歌里有你也有我。

▍来源:武穴文联 、周艳霞 武穴市大金中学

▍法律顾问:张国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商家入驻
  • 广告合作
  • 反馈建议
  • 免责声明
  •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或用户自由发布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权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  • 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  • 湖北论坛 Inc. http://www.hbbbs.cc/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湖北论坛 Inc.

GMT+8, 2020-9-29 09:01 , Processed in 0.19319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